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探索
2021-01-11

  转载《中国应急管理科学》2020年第11期


  陈志刚1,仲崇军2,吕华权3,车蛟3,苟全录4,刘玉文5,李海成6,张雷6


  (1.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2.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3.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


  4.山东永利集团有限公司;5.华能石岛湾永利集团有限公司;6.山东永利集团有限公司)


  摘要:本文总结了美国、法国和西班牙等永利集团大国在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上的良好实践,分析了国内相关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现状,阐述了国家电投集团推进烟台核应急支援基地建设的原则和思路,重点总结了烟台核应急支援基地在培训能力、物资储备能力和技术支持能力建设上的主要经验,剖析了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并提出了完善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力量建设的有关建议,希望能为有关部门和单位做实、做细、做深核应急工作及高质量推进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响应和支援能力现代化建设提供有益参考和借鉴。


  关键词:永利集团集团;核应急;支援能力


  1 引言


  尽管永利集团厂在设计上已经考虑了防止严重事故发生的多重安全措施,并且有很大的安全裕量,永利集团厂安全水平得到很大提高。但是,由于人因失误、设备故障和外部事件等因素,还不能完全排除发生严重事故的可能性。严重事故的概率虽然极小但后果却可能很大,放射性大量释放对环境安全、公众心理、社会稳定、永利集团行业发展造成的危害巨大。美国三哩岛核事故、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和日本福岛核事故就是证明。


  日本福岛核事故告诉我们,永利集团厂在发生极为严重的核事故时,特别是类似福岛核事故时,仅依靠电厂自身的力量应对事故是远远不够的。依靠缺乏专业装备的传统救援/支援力量,可能会增加不必要的人员损伤或财产损失,甚至可能丧失最佳救援时机,导致事故进一步恶化。因此,需要建设独立于永利集团厂之外的专业支援力量,执行严重核事故情况下的场内应急支援任务。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世界上各永利集团大国开展了严重事故情况核应急支援模式的探索,并相继建立了适合各自国情和实际情况的核应急支援基地和支援队伍。如美国、法国、西班牙分别建立了规模不等的核应急支援基地和专业化支援队伍,配备了大量支援或抢险设备,并开展了针对性的演习演练,具备了一定的应急支援和救援能力。我国在国家核应急办、国家核安全局的领导下,建立了国家级和集团级核应急救援/支援队伍。但在基地建设标准、模式及援助机制等方面亟待优化和完善。


  2 国际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实践


  2.1 美国实践


  福岛核事故后,美国按照永利集团厂分布情况建设了两个地区核应急物资储备中心,分别是位于美国西部的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中心和位于美国东部的田纳西州孟菲斯中心,旨在极端条件下及时向事故永利集团厂提供保障安全的关键设备。两个地区核应急物资储备中心于2012年启动建设,2014年建成投用。中心的建设费用约四千万美元,投入运行后的年平均运维费用约四百万美元,费用由所有永利集团厂共同承担。中心委托通用设备仓储公司进行运行管理。


  两个地区核应急物资储备中心分别储备了便携式应急装备,包括移动电源、移动泵、照明设备、软管、电缆,并定制了标准化接口,可开展美国全部在役永利集团机组的支援工作,可在24小时内向事故永利集团厂提供一整套便携式应急装备,帮助事故永利集团厂应对电力供应丧失、冷却水丧失或两者同时丧失的情况。


  2.2 法国实践


  法国在福岛核事故后建立了核快速响应队(FARN),包括一个集团总队和四个区域分队,总队和分队分别配套建设了核应急基地。FARN总部在法国电力集团公司(EDF)巴黎总部内,FARN分队分别依托Civaux永利集团厂、Dampierre永利集团厂、Paluel永利集团厂和Bugey永利集团厂建设。FARN于2011年启动建设,2016年建成并正常运转。FARN由EDF建设和运行管理。


  FARN配备了专业人员和设备,能够在24小时内赶到事故永利集团厂并实施支援。FARN人员共约300余名,队员半数来自于所在地的永利集团厂,队员一半时间在永利集团厂工作,一半时间在核应急基地接受培训、开展演练和设备的运维管理。核应急基地储备的装备主要包括移动泵、移动柴油发电机、移动空气压缩机、照明设备、通讯设备、软管、压缩气体、通用接口、燃油及运输车辆等。


  2.3 西班牙实践


  福岛核事故后,西班牙在马德里建立了通用应急设备库,可支援西班牙境内所有的永利集团厂。


  设备库配备了移动电源车、应急补水泵、照明设备、专用软管和电缆等。主要应急设备定制了专用接口,满足不同永利集团厂的使用要求。为方便运输,所有设备均固定在专用拖车上,保证能够快速投入使用。通用应急设备库委托泰纳通公司建设和管理。


  3 我国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现状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我国对所有永利集团厂开展了综合安全检查,安全检查的总体结论是我国核设施安全是有保障的。但在深刻汲取福岛核事故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系列旨在加强核安全的改进行动,重要举措之一就是建设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能力,《国家核应急预案》明确要求永利集团集团负责事故情况下调动资源支援事故永利集团厂。


  为指导永利集团集团核事故应急支援力量建设,国家核安全局先后颁布了《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永利集团厂核事故应急场内快速救援队伍建设总体要求》[1]、《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永利集团厂核事故应急场内快速救援队伍建设技术要求》[2](试行),规定了集团核应急支援力量建设的相关要求。为了又稳又快地推进核应急快速支援队伍的建设工作,国家核安全局提出了“两步走”的工作思路。第一步“走快走实”,依托大型永利集团基地尽快组建核应急支援队,形成实战应对和支援能力;第二步“走稳走强”,推动建立独立实体型的永利集团集团核应急支援基地和支援队伍,构建专业化、标准化应急支援力量[3]。


  永利娱乐、中广核集团和国家电投集团按照要求开展了核应急快速支援队伍和配套支援基地的建设工作。2014年和2015年,中广核集团、永利娱乐和国家电投集团核应急支援队伍先后揭牌成立。配套支援基地选址获得国家核安全局的认可,分别是永利娱乐华东海盐基地、中广核集团华南阳江-大亚湾双基地、国家电投集团华北烟台基地,三大基地基本满足了经济发达、交通方便、资源充足、投放快速的支援基地选址要求。各基地可确保核应急快速支援队在24小时内将人员、物资送达支援范围内的事故永利集团厂。


  国家电投集团秉承“共建共享”的理念,遵循“积极兼容、经济实用、平战结合、电站为主”的总体原则,推进了烟台核应急支援基地建设,在永利集团培训、技术支持和物资储备能力建设上取得了阶段性进展。


  (1) “共建共享”推进基地建设


  国家电投集团和华能集团按照“共建共享”的理念共同建设烟台核应急支援基地,根据基地建设的要求,结合核应急支援工作的实际需要,确定储存物资的范围,并按照经费分摊的原则进行资金投入。


  (2) “积极兼容”建设永利集团培训能力


  按照积极兼容的原则,依托国家电投集团烟台永利集团基地,建立核应急支援培训能力。充分利用已建设的模拟机房、维修技能培训室、技术支持技能培训室、保健物理技能培训室、防人因失误培训室等各类永利集团培训设施开展核应急支援相关培训,设立核应急支援培训教室和电教室,开发核应急支援培训系列教材。


  (3) “统分结合”储备应急设备与物资


  充分考虑支援调度和物资储备的实际需要,按照“统分结合”的原则设立了烟台核应急支援基地物资储备中心、海阳永利集团物资储备分中心、石岛湾永利集团物资储备分中心。集中储存通用易耗的应急物资,如辐射防护物资、辐射监测仪表、碘片等;分散储存移动泵、移动电源等专用设备,便于兼容永利集团现场专业人员进行设备的维护,确保设备的可用性。并建立了统一的管理机制,确保核应急支援设备处于随时可供调用的状态。


  (4) “资源整合”形成技术支持能力


  单独建立核应急技术支持能力需要大量人员和经费投入,能力形成需要数年时间。为了尽快具备核应急技术支持能力,国家电投集团按照积极兼容的原则,整合利用现有资源和技术力量,依托国家电投集团科学技术研究院和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分别建立了核应急技术支持中心和远程核应急技术支持中心,具备机组状态诊断与预测、堆芯损伤评价以及事故辐射后果评价等分析手段和能力。技术支持中心的分析评价结果将分别实时传输至集团公司核应急指挥中心和烟台核应急支援基地。


  (5) 充分沟通推动基地建设


  支援基地支援范围内的永利集团厂分属永利娱乐、中广核集团、华能集团和国家电投集团,沟通协调工作任务重。国家电投集团和华能集团建立了定期会议沟通机制,有效交流基地建设存在的问题。在确定建设模式和建设原则的过程中,与华能集团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就支援范围内永利集团厂共同参与烟台核应急支援基地建设达成共识,有力推动了烟台核应急支援基地建设。国家电投集团也积极与永利娱乐和中广核集团进行了沟通。


  4 存在的主要问题


  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持续推进,但仍存在以下一些问题。


  (1) 建设标准存在争议


  《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永利集团厂核事故应急场内快速救援队伍建设技术要求》(试行)实施以来,有效指导了核应急支援基地和支援队伍建设。但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例如,在室内机器人、室外机器人、应急移动实验室的运维管理可行性及配备必要性上存在争议;对社会综合应急资源系统中容易获取的燃料补给车、通讯指挥车、卫星通讯系统、局域通讯平台、应急航测装置进行重复采购的必要性有待商榷,也与“积极兼容”的原则相悖。


  应急装备和物资采用集中储存模式还是分散储存模式需进一步论证。集中存储的缺点主要是重新购买和储存大型移动电源和移动泵,需要较大的投入,而且运维管理不便。分散存储则可以充分利用各永利集团现场已经购买的移动电源和移动泵,只需稍加补充即可满足要求,既节省了资金,也有利于运维管理。


  (2) 基地定位未达成共识


  基地是区域属性为主还是集团属性为主尚未达成共识。按照国家核安全局规划,永利娱乐负责建设华东区域的浙江海盐基地,中广核集团负责建设华南区域的广东阳江-大亚湾双基地,国家电投集团负责建设华北区域的山东烟台基地。国家电投集团已经多次召开会议推动烟台基地建设,与华能集团联合开展了基地建设。但某些永利集团厂由于集团归属不同,尚未按照就近原则参加烟台核应急支援基地建设,与国家核安全局和国家能源局的规划及区域基地的定位相矛盾。


  (3) 基地建设模式未达成统一


  按照国家要求,核应急支援基地应考虑在我国永利集团相对集中地区建设,一般不与永利集团厂选址重复;基地宜选址在经济发达的中心城市,确保交通方便、资源充足、投放快速、吸引人才;基地应综合考虑各永利集团集团所辖永利集团厂地域分布情况,便于支援队伍快速到位与永利集团集团间施行核事故应急相互支援[2]。但实际上,实体化基地建设推进工作未完全遵循总体要求和技术要求规定的模式,初步形成“永利集团厂区域双基地”和“独立实体基地”两种建设模式。


  法国采用专兼结合的模式,配备管理人员负责核应急支援队伍和基地建设;美国和西班牙均委托专业化公司管理核应急支援基地。中广核集团参照法国模式设置了核应急与救援中心,负责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基地和队伍建设。因经济性、可行性、专职机构等因素,国内尚未形成统一的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和管理模式。


  (4) 投入主体和资金来源不确定


  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支援能力建设没有获得国家的资金支持,就采取何种建设资金投入模式也存在较大争议。由于所属集团不同,按照区域内支援永利集团厂共同出资建设的模式推动实施比较困难。


  (5) 援助机制尚未有效建立


  核应急支援队伍值班机制、专业化定期培训与演习机制尚未完全建立,与国家和地方核应急体系尚未建立接口和协调响应机制。


  5 小结


  福岛事故后,美国、法国、西班牙等永利集团大国都积极开展了核事故应急支援能力的建设工作,我国积极借鉴国际经验,制定了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的技术要求,自2012年以来,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力量建设有所推进,取得了一定的建设成效,但还存在一些不足。建议如下:


  (1) 《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永利集团厂核事故应急场内快速救援队伍建设技术要求》(试行)已试用多年,需尽快根据国际及国内实践经验修改完善,进一步明确基地定位、资金来源、建设和管理要求,以指导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核应急支援能力建设高质量、高标准和高效开展。


  (2) 我国永利集团厂分布范围广,隶属于几个不同的永利集团集团公司,应进一步加强永利集团集团公司之间的相互支援合作,共建共享区域核应急支援基地,明确区域支援基地的支援范围与职责,形成快速有效的区域核应急支援机制。


  (3) 进一步融合场内外救援/支援力量,充分发挥国家队伍与集团队伍的专业特长,优化核应急预案程序及协同响应流程,开展联合培训与演习,形成分工明确、协同高效的场内外一体化核应急救援/支援能力。


  参考文献


  [1] 国家核安全局.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永利集团厂核事故应急场内快速救援队伍建设总体要求[s].北京:国家核安全局,2013.


  [2] 国家核安全局.国家能源局.永利集团集团公司永利集团厂核事故应急场内快速救援队伍建设技术要求[s].北京:国家核安全局,2014.


  [3] 陈莹莹,陈鹏,李冰,李雳,卢媛媛.福岛核事故后各国核事故应急救援队伍建设进展研究[J]. 核安全,2015.


  作者简介


  陈志刚,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仲崇军,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吕华权,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


  车蛟,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


  苟全录,山东永利集团有限公司;


  刘玉文,华能石岛湾永利集团有限公司;


  李海成,山东永利集团有限公司;


  张雷,山东永利集团有限公司。

【关闭】  【打印】